笔趣阁 >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第三百六十五章 : 教皇大人
    ……

    千仞雪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向这边走来。

    胡列娜闻声看去,走来的那人,正是让她非常不感冒之人。

    虽然她第一次见千仞雪,也知晓了原来武魂殿里竟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但是,她对这个女人就感觉莫名其妙的不爽。

    而且,她一开始就感觉到,这个女人,对自己有股敌意,甚至是藐视自己的意思。

    从教皇殿见到千仞雪到现在,胡列娜和这个女人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从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中,她读出的意思就是这样。

    邪月和焱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个气质卓越,美貌不下于胡列娜的女人,甚至更胜一筹。

    两人心中不禁感到诧异,这个女人看起来非常年轻,应该是同龄人,但在武魂殿,他们从未见过气质如此出众的同辈女性。

    难道不是武魂殿的人?

    见到千仞雪走过来,曾易屁颠屁颠的小跑到千仞雪身边,一脸苦色的抱怨道。

    “你不是说来武魂殿包我吃好喝好住好,绝对没有人来骚扰。但现在是怎么回事?他们竟然一起殴打我,武魂殿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真是气死我了!”说着,曾易的语气变得激动起来,抬起右手,手指这着对面邪月和焱两人。

    “就是他们两个,还魂王境界的高手,竟然合伙欺负我一个魂宗,看看我这被烧烂的衣服,他们简直是不要脸!姐姐,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听着身边曾易的诉苦,千仞雪不禁白了一眼这个家伙。这是才糊弄谁呢?虽然他们是在找你麻烦,但是,你这家伙的实力,别说两人,他们三个加起来都不是你的对手吧。

    瞥了一眼曾易,千仞雪心中吐槽着,这个家伙,还是一样的不要脸。

    看着曾易的行为,胡列娜也是愣了。焱是找你麻烦,但也被你给打败了,但是我哥可是才刚刚到,怎么到你嘴里,就变了一个味?

    胡列娜对自己这个未婚夫的了解并不深,但从他到武魂殿到现在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对这个人也有了一定的认知。

    是一个贱人!

    听了曾易的发言,焱气得脸色发白。曾易的实力能压制住他,焱承认,曾易是一个可以受到他尊敬的强者。

    但是,曾易的这个行为,让焱无法和他刚才表现的那强悍的实力相配,焱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人,实力上竟然能压制自己。

    相比焱,邪月的表现则更为冷静,仔细观察着这个陌生的女子,“你是什么人?”

    “我?”看着对面这****着武魂殿年轻一辈的最高战力,千仞雪轻笑一声。

    “这里就是我家,你说我是什么人?”

    千仞雪的反问,让邪月不禁一愣。作为武魂殿年轻一辈魂师中的最强者,他邪月不敢说武魂殿的所有事情都知道,但是,在武魂殿生活了十几年,同龄中有这样的人,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但是,武魂城很大,武魂殿的内部势力也错综复杂,他邪月作为一个核心弟子,有许多事情,他也是不能接触到的。

    千仞雪这副淡然自若,从容自得的神色,邪月也被她散发出的这股气势给震住了。

    千仞雪在假扮天斗太子雪清河的这些年,身上这股上位者的气势,对于震慑,还是非常有用的。况且,她身份本来就不凡,背后有足够的能量,支撑她做任何事情。

    邪月不由微眯了眼睛,看着她,“可我从未在武魂殿见过姑娘。”

    “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千仞雪呵呵一笑,也不想与他们多废话,拿出了一块令牌,丢向了邪月。

    邪月伸出手稳稳接过这块令牌,目光在上面一扫,眸光不由一缩,心中大骇。

    作为核心弟子的邪月,自然知道这块雕刻着花纹,武魂印记的令牌代表着什么含义。

    见它如见教皇亲临。

    拥有这块令牌的人,甚至能让殿内的封号斗罗长老出手,可以相信拥有它,在武魂殿内拥有多大的权力。

    邪月赶紧把这块烫手的令牌还给了千仞雪,然后恭敬的行了一个礼仪。

    焱也是愣了一下,然后跟着邪月照做。只要胡列娜没有行礼,因为她是武魂殿的圣女,还是当今教皇的弟子,她自然不用这样。虽说见到这块令牌如教皇亲至,她对自己的老师也要有相应的尊敬,但是让她对这个女人行礼,胡列娜是绝对不会做的。

    “这位是武魂殿的朋友,今天来此做客。希望你们能让他感受到我们武魂殿的热情,而不是糟糕的印象。”千仞雪看着邪月,最后冷视了焱一眼。

    “没有什么事,就散去吧。”

    “遵命!”

    邪月和焱回应道。虽然他们两个都是武魂殿里的核心弟子,能够想到到很多弟子没有的权力。但是武魂殿的规矩制度,是非常严格的,哪怕眼前这个女子看起来和他们年龄相差不多,但她持有那块至高的令牌,他们就得听从这人的命令。

    帮曾易处理完这个烂摊子,千仞雪目光瞥向在自己身边曾易,见他还一副看戏的模样,不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便没在理会他,迈起步伐立刻这里。

    见千仞雪一语不发的离开,曾易愣了一下,然后小跑跟了过去。

    “哎~,等等我啊?”

    听到后面传来曾易的声音,千仞雪不由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跑向自己的曾易,开口说道。

    “你跟着我干什么?找你未婚妻去,教皇大人不是让她招待你?”

    闻言,曾易愣在了原地。

    不只是他,千仞雪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除了曾易,都是魂王高手,这声音还是能听到的。

    听到这个消息,邪月和焱都傻了,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千仞雪看着愣住的曾易,眸光又瞥了一眼那边的胡列娜,嘴角扬起了一抹轻笑,像是在挑衅,随后淡金色的长发一甩,转身离去。

    留下曾易一人,站在夜风中凌乱。

    “呵...呵呵.....”

    曾易尴尬的笑着,转过身,迎上自己的,是两道愤怒的眼神。

    ......

    “以后你就住这里。”胡列娜带着曾易来到一处无人的庭院,对他说道。

    曾易在庭院里走了几步,目光扫视了几圈环境,点了点头,“嗯,环境还不错,不过让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庭院,是不是有些浪费了?要不,你也住进来,正好相互培养培养感情?”说着,曾易看向身后的胡列娜,打趣道。

    闻言,胡列娜俏脸不由一红,随后怒瞪了曾易一眼,冷声说道:“别以为我们之间又婚约,我就会对你亲近!我只是为了完成老师的要求而已。”

    “那你还真是可怜啊。”曾易摇头叹息一声,他何尝不是这个交易的牺牲品。

    “哼~,我还用不着你来可怜我。”胡列娜冷哼一声,转身向门外走去。

    她刚一脚踏出门槛,又扭头看向曾易,冷声道:“这里每天都会有人来打扫,你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就跟来这里清扫卫生的人说。”

    “另外,我一定会赢你的!”胡列娜看着曾易,立下了誓言。

    作为武魂殿的圣女,连续两次被人玩弄一般的击败,甚至他还记不住有这事发生,这种耻辱,若是不能讨回来,她还如何担任武魂殿的圣女一职?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消失在了黑夜中。

    “门也不帮关一下”

    曾易吐槽一声,上前关上了大门。

    皎洁的月色照亮了整片庭院,寂静无声,曾易抬头望了一眼夜空中璀璨的繁星。

    又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又是一段独孤的旅程。

    一夜无话。

    ......

    在武魂殿身上的第一天,曾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选择一整天都待在这处庭院里,安静的进行着修行。

    千仞雪没有来找自己,自己未婚妻,胡列娜的舔狗们,也没有来找自己的麻烦。

    这样平静的生活,曾易过的很舒心,希望,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到魂师大赛在武魂城中举办,这样,就有机会溜出城外了。

    虽说这一天挺平静的,但是,曾易还是察觉到,周围隐藏了一些耳目,一直在监视着自己。

    但曾易表示,这无所谓,正常做自己该做的事就行了,吃饭,修行,闲下来时就坐在屋顶上,拿起竹箫吹起欢快的小曲。

    夜晚。

    今天的月亮特别的圆,皎洁的月光洒在庭院中,就宛若白昼般明亮。

    屋顶上,曾易吹奏了一曲,看着今晚的圆月,眸中思绪涌动,正想吟诗一首,表达一下现在的感情。但是,眸光随意的一扫,骤然间,瞳孔收缩,心中大骇。

    这人怎么出现在这里?

    曾易收起了竹箫,起身一跃,从屋顶跳落到地面上。抬首,惊讶的目光看着凉亭那处,一个风华绝代,高贵优雅的倩影坐在石桌前。

    看着她,曾易有些不敢呼吸,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就给了曾易无比巨大的压力。

    曾易强挤出了一抹笑容,看着那风华绝代的女子。

    “见过教皇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