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战韩疯子 > 912 暴露
    无法避免的战斗似乎要一触即发。

    但韩烽十分清楚,这场战斗一旦出乎意料地爆发之后,带来的后果是什么。

    这一次,他是伪装成伪军的队伍前行,又有着伪军排长打掩护,队伍一路行至此,周围的情况全无探查,万一战斗起来,附近有成队的日军存在的话,韩烽一行想要及时抽身脱离出去,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搞不好被敌人一网打尽,再无逃生之路也未必没有可能。

    所以在无法确定自己一行彻底暴露的前提下,韩烽绝不愿与这对伪军发生冲突。

    同样不希望这最糟糕的情况出现的不仅是韩烽,还有这伪军排长,他知道一旦战斗爆发,最先死的肯定是自己等人。

    他在心底再次把同伴老陈的祖宗几代给问候了一遍。

    然后说道:“这是我姐夫征兵之后又给我这排调的一队人马,几个新兵蛋子,你们自然是没有见过,老陈你小子还真是的,这一惊一乍的把老子吓一跳,我还以为老子的队伍里混进来了远东团的人马呢!”

    老陈大笑道:“去你的吧,你咋不说韩疯子就在你身边儿站着呢?真要是那远东团的人马混在你的队伍里,你老冯的脑袋早就搬家了吧!”

    “……”伪军排长老冯一滞,老陈这老小子还真是一语成谶了。

    老郑则是羡慕不已,“啧啧,关系户还真是令人羡慕,有个姐夫团长就是不一样,每一次征兵过后,你老冯的排总是最先得到补充,现在你这一个加强排的人马都他娘快赶上一个连了吧!”

    “不和你们扯了,这次搜捕任务结束之后,有时间一起喝酒。”

    韩烽已经低声下令,让伪军排长不要耽搁。

    伪军排长当即与老陈二人作别,带着队伍迅速离开。

    一直到队伍渐远,徐梓琳和朱国寿一行这才如释重负。

    这一次还真是一波三折,弟兄们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上了,幸好有惊无险,总算是顺利的逃脱。

    伪军排长也吓得不轻,这时候开始邀功,“韩长官,这次兄弟我表现的不错吧!刚才差点儿被吓个半死,老陈那个混蛋,下次见了面,我非狠狠地揍他一顿不可。”

    韩烽没有理会伪军排长的废话,只是道:“咱们继续往前走,遇到日军的可能性有多大?”

    伪军排长道:“可能性很大,我们的队伍与91旅团替换之后,他们的人马就在这包围圈的外围守着。

    哦,对了,韩长官,当时山本旅团……那老鬼子还下了命令,我们这些皇协军必须一直在树林里,按照原本的命令进行搜查,在没有抓到你们之前,绝对不允许撤离,也不允许向外围跑。”

    徐梓琳道:“可我们要想突围出去,只能继续向外围走。”

    “那山本那个老鬼子有没有说过,如果你们这些伪军接近外围圈,会怎么样?”韩烽问道。

    伪军排长摇了摇头,“这一点儿倒是没说清楚,但我想,无非就是把我们再赶回去。

    韩长官,我们接着该往哪个方向走?”

    “继续向南走。”

    “可是再往前走的话,马上就要遇到日军了,他们在外围守着,咱们只怕不好出去。

    您知道的,我们这些皇协军在鬼子眼里就是条狗,说话不作数的。”

    韩烽道:“那就想办法接近他们,让他们降低警惕,之后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战斗爆发之后,你们就可以逃了。”

    逃?

    意思是要放他们走。

    伪军排长面色一喜,一会儿眼前这支抗联队伍真要是与外围的关东军爆发战斗,他们这些俘虏趁乱逃出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毕竟天色只是刚刚放明,只要往周边的树林子里一钻,小命也就无忧了。

    “是,韩长官放心,我和弟兄们一定全力配合。”伪军排长信誓旦旦的说道。

    队伍继续行进的时候,有了伪军排长积极配合的先例在前。

    再加上伪军排长的一番话,什么我等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没人愿意真心给小鬼子做狗,韩长官你就放心吧,一会儿真要是打起仗来,我等甚至可以为韩长官冲锋陷阵。

    韩烽自然不会相信伪军的鬼话,什么狗屁的冲锋陷阵,说不定是临阵脱逃。

    但想了想,韩烽还是答应了伪军排长。

    毕竟接下来面对的可是日军,这伪军排长是个聪明人,现在他们可以说是和韩烽等人坐在了一条船上。

    就算是临阵倒戈,鬼子也未必会选择相信他们,说不定会一起射杀。

    韩烽索性调整了队伍的站队组成:由伪军排长和他的七八个士兵站在队伍的最前方领队前行,韩烽则是带着突击连紧随其后。

    其实这个时候伪军排长心里也在打着小算盘,他想通过这种手段让韩烽等人不能近距离的控制他们。

    一会儿与外围的关东军接触之后,身后这些抗联人马一旦开火,他就会第一时间向两旁的树林里窜去。

    至于身后的士兵,他管不了这么多,说不定正好可以帮自己挡些子弹,自己能活命就行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是。

    队伍就这样调整之后继续前行。

    很快接近日伪军的包围圈外围,果然在必经的隘口处有一队日军看守。

    在伪军排长的率领下,韩烽一行脚步不停。

    只是双方刚刚隔了四五十米,那边的日军就喊起了话。

    意思简洁明了,让眼前这支皇协军立马掉头回去,继续进行搜捕任务。

    伪军排长开口,常年与曰本人打交道,他倒是精通日语,说道:“皇军,我姐夫是邹团长,邹团长你认识吧,我们旅长是施文挥,我姐夫是师旅长的兄弟,我们准备……”

    “八嘎,开火——”

    这伪军排长话音未落,那边的关东军居然就猛的开了火。

    韩烽原本正在提防着这伪军排长用日语向鬼子透露什么情况呢!

    就连他也没有料到,三两句话没有说完,鬼子居然就动了手。

    猝不及防的伪军排长老冯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死的这么憋屈,眼看着就要从曰本人都谈之变色的韩疯子手里存活下来了,居然被自己人给一梭子撂倒。

    满眼的不甘心下,老冯轰然倒地。

    韩烽立马反应过来,眼前这支关东军压根儿就不在乎老冯等人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皇协军,他们的任务大概只要有一个,胆敢接近外围的伪军……一律射杀。

    为的或许也只有一个目的: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

    这也就意味着,韩烽原本想要借着伪军排长的关系接近这支关东军,然后突然袭击的计划泡汤了。

    原本的突袭计划反倒是变成了眼前的被动,这边的枪声一响,四面八方的日伪军或许就会迅速地增援过来。

    现在撤离的话,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可就功亏一篑了。

    眼前这场战斗,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