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把云娇 > 第1101回 尽孝心
    云娇自然没有疯。

    她知道,施贵妃是在针对她,甚至接下来还会有更激烈的手段。

    她既然坐在这里,就躲不掉。

    就算她处处忍让,施贵妃也同样不会放过她,那她为何要让?

    施贵妃又如何?不落把柄在她手上,她照样拿她无可奈何。

    施贵妃几乎要气得拍桌子骂她“放肆”!

    在家里头议论国事,这便是有不臣之心,她作为自由被培养进宫的姑娘,父亲同她议论那些事自然是有的,可这话不能说出来。

    更何况她如今还身在宫中,官家若是因为这个庶女这句话起了疑心,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她知道关家一直将她当做一个了无心计的女子,而她也一直是这样表现的,这也是她为何显得嚣张跋扈的缘故。

    越是这样,官家便越信得过她,她吹的那些枕边风也才能起作用。

    至于在家中议论朝廷之事,那不过是家常便饭,这些私密之事却叫这个庶女一语道破,施贵妃心里是又惊又怒,可却又发作不得。

    因为这话是她先提出来的,她既然问得,把家这个酒丫头不过是反过来问了一遍,若是兴师问罪,那不得先惩戒她自己吗?

    她只能将这口气强咽了下去,扯了扯嘴角道:“九姑娘真是会说笑,谁家会拿国事来教导儿女?”

    “云娇,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别跟贵妃娘娘没大没小的。”连燕茹生怕施贵妃下不来台:“贵妃娘娘,我家这丫头不懂事,宁可别跟她一般见识。”

    “怎会,我说过了,今朝我坐在这里你们就别拿我当贵妃。”施贵妃顺着台阶就下了,又扫了一眼云娇,装作不经意的问:“九姑娘,怎么从吃饭到现在,都是你二姐姐该伺候你母亲,都不曾望见你动手呢?”

    “二姐姐一向孝顺,比我更贴心,我抢不过她呢。”云娇笑了笑,并没有抬手的意思。

    这两个妇人,一唱一和的,无论是一句话还是一个动作,都有可能是一个坑,她得小心警惕着。

    众人见施贵妃都这样说了,云娇却还是不伺候连燕茹,心中不免都开始猜疑,从前这丫头就在把云姝出嫁那日闹过,传闻这庶女同嫡母一向不和,看样子是真的。

    这两人之间的隔阂,像是连贵妃娘娘都圆不过来似的。

    众人对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却却没有什么胃口,一个个都竖着耳朵,听着云娇那桌的动静呢。

    “你这话说的,就算你抢不过你二姐姐,该尽的孝心你还是要尽的。”施贵妃端坐着,看着她的眼神带着几分睥睨:“把大人都说了,家里头就剩你这么一个女儿不曾出嫁,夫妇二人都疼爱的紧,你也不能仗着被偏宠,就不孝敬吧?”

    “娘娘怕是对我有所误会了。”云娇侧目看了一眼连燕茹:“孝不孝敬的,被孝敬的人自然是最清楚的。”

    她不愿意开口叫连燕茹“母亲”,绕了个弯子,将话头丢给了她。

    她手里还攥着连燕茹的把柄呢,不怕她不开口。

    再说,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她总不会一点脸面都不要。

    果然,连燕茹下一刻便开了口:“这是没有的事,我家这些孩子,都挺孝敬的。”

    “是吗?”施贵妃笑了起来:“正巧,上了这软羊羹,你给你母亲盛一碗吧。”

    云娇还有些不情愿,可话说到这份上,若是再不动手,可就真说不过去了。

    把云妡将连燕茹的空碗递了过来,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九妹妹一向聪慧,伺候一下母亲不会是举手之劳罢了,总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说不孝要好上许多,这道理她应该比谁都清楚才对。

    不知她为何不愿意。

    云娇在众人的注视下,起身盛了一碗软羊羹,接着又坐了下来,以勺子慢慢搅动着碗里的羹汤,看着连燕茹:“我来喂您。”

    有心之人便能察觉,云娇这话说的虽敬重,可由始至终她都不成唤过“连燕茹”一声母亲。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是了。”连燕茹朝着她伸出右手。

    “可有些烫,小心些。”云娇慢慢的将碗交到了她的手中。

    “好。”连燕茹接过碗,慢慢的摸索着吃了几勺,

    施贵妃换过别的话头,众人渐渐的也就不再盯着连燕茹手里的动作了。

    连燕茹用模糊的眼神确认了好几番,见无人注意到她,这才微微低下头,装作整理衣襟的模样,以手中的帕子遮挡,将衣襟领口的一角在口中含了含。

    不过顷刻,便放开了。

    云娇侧目之时,将好瞧见她松开了那一角,她眼神微微凝了凝,也不曾太过留意便转过脸去了。

    又过了片刻,连燕茹忽然侧头靠在了云娇肩上,两只手死死的攥着她的衣摆。

    云娇下意识的便要起身躲开,但却硬生生的忍住了:“您这是怎么了?”

    “我的头……”连燕茹皱着眉头:“忽然有些晕,你扶着我……”

    她说着,又摸索着去握云娇的手。

    “婢女呢?快来扶着大夫人。”云娇一着急,便忘了连燕茹跟前那两个后来的婢女的名字。

    七夕与乞巧都被留在了外头,自然无人上前。

    连燕茹手却还在不停的摸索她的手。

    “你母亲让你扶着她。”施贵妃也站起身来,不客气的一把拉过云娇的手塞到连燕茹守中。

    连燕茹手心都是薄汗,握住了云娇的手之后,便彻底的安心了。

    七夕与乞巧都被留在了外头,自然无人上前。

    连燕茹手却还在不停的摸索她的手。

    “你母亲让你扶着她。”施贵妃也站起身来,不客气的一把拉过云娇的手塞到连燕茹守中。

    连燕茹手心都是薄汗,握住了云娇的手之后,便彻底的安心了。

    七夕与乞巧都被留在了外头,自然无人上前。

    连燕茹手却还在不停的摸索她的手。

    “你母亲让你扶着她。”施贵妃也站起身来,不客气的一把拉过云娇的手塞到连燕茹守中。

    连燕茹手心都是薄汗,握住了云娇的手之后,便彻底的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