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寸山河 > 954章 三山因果录
    一寸山河954章三山因果录李达康带着一众随行当天就离开京城西去凉州,凉州位居京城西北,路途遥远,即便是走官道,也需要相当不短的一段时间,所以田康邦虽然心中有些着慌,但好歹也还镇静的下来,毕竟,即便是到了现在,事情还是有可以转圜的余地。

    李达康刺去凉州路途遥远,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比如说半道上遭遇了山匪,或者是下了大雨,山体崩塌阻断了官道,需要花费时间清理或者直接绕路一类的,不管如何,虽然他和田羽芳都没那个胆子擅杀钦差,因为那样无异于是在挑战皇权的威严,会遭到皇帝不计一切代价的报复,但是中途让那个李达康出一点点小小的意外,拖延一下他到达凉州的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

    只要能够给田羽芳留出足够的时间,他就可以将已经开挖了一段时间的紫金矿矿脉填埋起来,把一切有人来过这里的痕迹全部都消除掉,到时候,就算是李达康能够找到紫金矿脉的所在,他也绝对的找不到任何田羽芳曾经参与开采矿脉的证据,没有证据,就不能治罪,只不过,既然风声已经流露了出去,无论如何,这一整条矿脉的归属权,是一定要交还到工部的手中的,也就是说,以后就算是田羽芳这个凉州刺史的位置还能够保住,他手里的财富的来源就少了一个大的进项,这不论是对于田羽芳还是田康邦来说,都是一个极为巨大的损失。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保住肩膀上的脑袋和脑袋上的乌纱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财路暂时被人堵上了,大可以从别的地方再找回来,只要官帽子在,这种地方上的实权大官,根本就不差钱。

    当然,阻挠钦差办案,拖延钦差赶路的时间也是一件技术活儿,不是说什么时候都可以做的。

    做得太早了,没等人家李达康刚刚离开京城几十里地你就给人家弄出来什么幺蛾子,保不齐人家一气之下直接差人回头去京城请求帮助,让皇帝加派人手,这样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可若是做得太晚了,等到人家来到了凉州的地界之上才动手的话,那就是黄泥巴抹在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到时候就算那真的是意外,不是田羽芳在暗中阻挠,人家也会说,早不出事儿晚不出事儿,一来到你凉州的地界之上就出事儿,一定是你田羽芳心中有鬼,不想让我李达康太早见到你小子。更有甚者,在凉州地界之上保不齐要传出一些什么不一样的风声,若是来的太快,指不定就连之前那大坝损毁还有发放了朝廷的赈灾粮食之后依旧饿殍遍野的事情都会顺带传到那李达康的耳朵里,这个人素日里和李彦西之间的关系是尽人皆知的,堂堂一个工部,那么多的官员,皇帝偏偏就选中了那唯一一个和李彦西有交情的李达康,这其中要是说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就连皇帝他自己都不相信,田羽芳就算再笨,也看得出来皇帝已经开始怀疑李彦西下狱的事情与田羽芳这个凉州刺史之间有着某种联系,但是他并不清楚这之间的联系到底是在哪里,因为田康邦和田羽芳二人父亲的安排,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在明面上见过面,若不是他们自己说起,就连李运也不清楚这两个人之间的兄弟关系,远在京城的皇帝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可是,很多事情别人不知道只是因为他们没有想到或者注意力和聚焦点根本就不在这里,一旦他们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件事情本身之上,仔细探查之下,很多真相很容易就会水落石出,这当中的差别,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意识到和没有意识到的界限罢了。

    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想破脑袋,查遍了一切都查不出个所以然,但若是思维的角度能够稍稍地转换一下,也许真相就藏在你的眼皮子底下。

    就比如说田康邦和田羽芳之间真正的关系,其实根本就经不起推敲,若是皇帝或者李达康能够意识到这一点的话,只要稍稍派几个机灵的人出去查证一下,很容易就能够查出两人之间的兄弟关系,毕竟人在这个世界之上行走做事儿,总会留下一些痕迹,离得远的人总觉得无处下手,但是其实只要稍稍接近一些,到处都是破绽。

    作为工部侍郎,李达康的手下还是颇有一些能人异士的,再者,来之前皇帝还给他配了不少的人,有资格陪着凉州巡抚这么一个钦差大臣一起出来的,身上多多少少又有着一些不凡之处,只是探查一些身世问题,根本就是大材小用,更不会有做不到之理。

    更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就是,李达康虽然在朝堂之上表现的刚正不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转弯,是一贯的横冲直撞,只管事实是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会有半点隐瞒,但是有些人,他不愿意转弯,不愿意和柔并不代表他不会,他不懂,就比如说离开进城之前,在圣德皇帝面前的那一番表现,简直是把当时在场的皇帝陛下和十四皇子两个人都给狠狠地惊了一下。

    圣的皇帝之所以会在临走之前特意召见一番,就是为了嘱咐这个不知变通的李达康一番,让他知道所谓的巡抚,钦差不是那么好当的,看着风光,其实很容易受到别人的阻挠和蒙蔽,还想着临时教他怎么应对,结果人家李达康一来到御花园见了皇帝陛下,就直接跪了下来,请求皇帝陛下暗中再给他派一队人,这一队人供他指派,却不在明面上出现,不用官身,穿上普通老百姓的衣服,扮作商队从西城门出发,轻装简从,快马加鞭先行一步前往凉州在暗中进行查探,而他在明面上的这一波人。大张旗鼓地走官道,朝着凉州慢慢吞吞地过去。

    当时皇帝陛下就圣心大悦,抚掌而叹,笑道“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好一个李达康!朕看你素日里直言耿介,不识时务,不懂变通,如今才知道,非不能,实不愿也!好,你很好!”

    李运其实是有心在某些力所能及的地方帮上那田康邦和田羽芳兄弟一把的,只是皇帝陛下似乎有心防着他,那日在御花园谈话的时候,直接谴退了左右,就连一直侍奉在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都没有留下来,整个御花园中,从头到尾就只有圣德皇帝,十四皇子和李达康这三个人,他便是想事先打探出些什么消息告诉田康邦都根本做不到,也只能贯彻自己事先制定好的作壁上观,明哲保身的策略,暂时按兵不动。

    甚至按照李达康的要求,头一批安排出去调查的人就连李达康本人的面都没有见,就直接出去了,这样一来,李运和督察院的人就算是有心想从李达康身边接触过的人下手,也根本查不到什么蛛丝马迹,这样一来,出去的那一拨人的隐秘性就可以得到进一步的保证。

    可是即便是这样十四皇子还是有些不满意,专门按照皇帝陛下的要求负责这件事情的他还是在临走的时候把这一拨人分成了两拨,互相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和目的,各自前往凉州去查证,这样一来,前往凉州的人就变成了兵分三路,而且除了李达康本人之外,相互之间都只知道明面上的这一路人马,却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查出来结果之后,不单单相互之间有个印证,不怕有人弄虚作假,而且明面上一路,暗地里两路,即便有人会想到皇帝陛下留这么一手,也顶多一位暗中前往凉州的人乃是一波,找到了其中的某一拨人之后就放松了警惕,这样一来,另外一波暗中之人就有更大的可能得手,而那明面上的李达康和随行的队伍,说白了不过就是一个幌子而已,到了凉州之后能查到什么东西固然好,查不到也无所谓,田羽芳一定会想办法牵制住李达康这个钦差大臣的一举一动,但是他却绝对意识不到,他在牵制李达康的时候,同时也是被李达康给牵制住了,另外的那两拨人行动起来就要方便的多了!

    事情就这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不管是田康邦还是田羽芳,根本都没有意识到。

    但宰相李运毕竟还是宰相,虽然没能够打听到当日在御花园中皇帝陛下究竟和李达康说了些什么,但是他自己在府邸之中琢磨了一番,还是觉得李达康这个钦差巡抚前往凉州的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所以,他还是让管家想办法给田康邦传信,要他提醒田羽芳小心暗中的人。

    只不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皇帝派出去的人个个都并不是等闲之辈,就算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你找不到人家也是没辙。

    就这样,这一切事情的起源李彦西,也就是如今的姜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却是安安静静地待在了牢房之中,领悟他的因果之力,除了偶尔出城去看看能不能寻找到一些意料之外的机缘之外,他大多数的时间就都待在了天牢之中,随着京城周边的一些地方也都被他查探完全,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发现之后,姜宁就甚少再离开天牢出去寻找,反倒把目光落在了这座天牢本身之上。

    因为最近这一段时间,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思路似乎有些错了。

    第一次发现因果之力的时候,是在田康邦的府邸之中,而田康邦这个人,与李彦西之间是有着一些关联和恩怨在的,那么,如果把自己这段时间在断桥幻境之中所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仔细盘点一下,就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断桥幻境之中的机缘,很有可能是被人特意安排在与附身的宿主本人有关联的人的身上或者地盘上,那么,如果他要去寻找的话,就应该去李彦西本人的府邸,李达康的府邸,宰相李运的府邸,皇宫,十四皇子的府邸,田羽芳所在的凉州,说不定能够找到一些额外的收获,而去这幻境世界上其他的地方,大抵即便真的有什么收获,也不会是幻境世界之中最为珍贵的密藏。

    想到便会立刻做,但是皇宫,相府还有左都御史的府邸早已被他找了个遍,再也没能找到别的密藏,一度让姜宁怀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出了错,但是当他在牢房之中听到拿下而狱卒谈论李彦西的好朋友李达康即将前往凉州去查证紫金矿脉的消息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这个人。

    当然,以姜宁的聪明才智,他自然不是故意要忽略李达康这个人,只是他的身上并没有遗留着的那李彦西本人的记忆,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在这京城到底还有着哪些朋友,到底还有那些人能够和自己扯得上关系,而那些官员的府邸也只能大略地进去看一眼,并不可能说是每一个府邸的每一寸土地都走个遍,他根本就找不出来那么多的时间。

    李达康的府邸姜宁自然是去过的,只不过当时并没有仔细地用脚步丈量,甚至都不清楚这到底是朝廷中哪个官员的府邸,故而只是草草地看了看,在府邸之中大致转了一圈就直接出来了,并没有任何的发现。

    但是现在意识到了却也不晚。

    若是有时间的话,那田羽芳的府邸他决定放在最后一个去,但是就在京城之中,而且正主碰巧已经离开了的李达康府邸,姜宁还是有大把的时间和充足的机会可以进去仔细地寻找一番的。

    趁着夜色,姜宁如往常一般在牢房之中留下了一道属于自己的幻影,这种道术,只要不用手去触碰,根本就不会发现任何的异常。

    其实只要他稍稍放开自己身上的那些因果线,就可以找到自己和李达康之间的关系的,只是碰巧他每日修炼因果之力的时候都是在早间或者晚间,白天里他都按照自己几十年来的习惯在牢房之中盘膝而坐,默默地在脑海之中锤炼剑术,而偏巧这些时候李达康都在自己的府邸之中,而他府邸之中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屏蔽了姜宁的因果之力,让他根本就灭有意识到在那里还有一个可以和自己扯得上关系的人。

    只是当他今日在牢房之中挺到那些狱卒讨论李达康和李彦西之间的关系,甚至说起到皇帝陛下的心思的时候,姜宁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因果之力,似乎在某一个府邸之中忘了使用,或者说是下意识地用出来了,但是自己的并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当时也完全没有意识到。

    就像是当时那许三会站在蕴含了因果之力的梅花树下偷看自己,自己却完全注意不到他的存在一般,自然而然地就忽略掉了这么一个人。

    而在那李达康的府邸之中,自己当时很可能也是遭遇了相似的情况。

    不一样的是,许三会偷看自己的时候,姜宁的身上并不具备查看因果的能力,但是当他出现在李达康的府邸之中的时候,他的本身是具备一定的对抗因果的能力的,但是即便如此,他当时还是什么都没有注意到,那就说明,李达康府邸之中藏着的那股力量或者秘藏,可能要比起姜宁在田康邦府邸之中获得的能力还要更加的强大!

    入了府邸之后,姜宁试着释放了一下自己的因果之力,果不其然,用是可以用,但是根本就收不到半点的回应,就像是被某种更强大的力量给屏蔽了一般,要知道,因果之力形成规则和道之后,乃是三千大道之中的命运之道,排名第二,尚且在时间之道之上,能够屏蔽它的,除非是密度更大的异种能量或者是更强大的因果之力本身,否则都很难做到,姜宁越发地确认,在这李达康的府邸之中,藏着某种比起他在田康邦府邸之中得到的因果之力更加强大的力量。

    接下来,也就是一个寻找的过程了。

    工部侍郎,王朝从二品的大员,府邸的面积自然也不会小到哪里去,但是对于姜宁来说,走过一遍并不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假山亭湖,小桥流水,檐廊回环,凭借他又修炼了几个月的状态,没有多久就被他重新走完了一遍,可结果依旧让人失望。

    “莫非,还有什么我没有去到的地方。”姜宁有些无奈地摸着自己的下巴,仔细思索了一番,为了保证自己去过所有的地方,他连府邸之中的屋顶,假山,水池,房间甚至就连祠堂之中都挨个挨个地找了一个遍,依旧没有任何的收获,到了现在,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找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当时自己在李达康的某个些个丫鬟居住的院子里经过的时候,院子中央的地砖看起来似乎有些松动,如今想来,那并不单单是松动,似乎像是某种被封起来的口子,因为是后面才加上的,所以看起来要比周遭的砖石都崭新一些,而且因为是丫鬟居住的院子,工匠偷懒,砖石也没能铺地严丝合缝。

    想到这些,姜宁一闪身就出现在了方才那个地方,他蹲下身子,手中带着一股真气,轻松地就将那**块方形的砖石起了出来,果不其然,下方是一个圆形的石头盖子,正因为砖石和下方的圆形盖子之间有空隙,所以不管如何,砖石都会和周遭那些旧的砖石之间产生缝隙。

    提起盖子的时候,姜宁看到了一座老旧的古井,天上明明无星无月,他却在井里看到了星光!

    “三山因果录!”

    星光凝聚成这五个大字,在井里熠熠生辉,姜宁的脸上喜色难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