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生天阙 > 第一千两百一十五章 不是门规的规矩
    决定舍弃狂浪刀法之后,王长生拿出浪沧剑,盘膝坐下,把浪沧剑放在双腿之上,看着浪沧剑出神。

    现在王长生能够依仗的手段不多,浪沧剑绝对是王长生最大的底牌之一,所以,浪沧剑值得王长生用更多的心思去修炼。

    “狂浪刀法虽然打算舍弃,但是狂浪刀法的术法本质,倒是值得琢磨一下!”

    随着王长生感悟,平放在王长生双腿之上的浪沧剑,开始慢慢颤抖起来。

    咻!

    随着一声破空之声响起,王长生身影消失,当王长生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身处山脉的深处,这里也是青山门专供弟子修炼的地方。

    重剑!

    感受到四处无人,浪沧剑一剑刺出,伴随着重剑之威,哪怕是化神境界强者,在面对王长生这一剑的时候,也不敢掠其锋芒!

    轰!

    随着重剑落下,山脉之中传出一道轰鸣之声,连整座山脉在重剑之下,也是一阵摇晃,这也是王长生留手了,要不然,凭着浪沧剑和王长生的修为,加上重剑之威,恐怕这座山脉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不对”

    收起浪沧剑,王长生眉头紧皱,就像是出现了什么差错一般。

    的确出现了差错。

    按照王长生心中所想,以狂浪刀法的本质,来催动浪沧剑,再加以重剑之威,浪沧剑催动的重剑之下,是否也会如同狂浪刀法一般,出现多重威势呢?

    真要是如此,这样的想法若是能够实现,王长生的实力,绝对有一个很大的进步。

    可惜,失败了!

    重剑!

    一番思忖之后,王长生再次劈出一剑,山脉继续摇晃,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坍塌,可是,依旧失败了。

    “那边的同门!”

    正当王长生准备再次试验的时候,一道声音传进了王长生的耳中。

    紧接着,破空之声传来,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王长生不远处。

    王长生立即戒备,因为,王长生感受到来人的实力,对自己有一定的威胁。

    “原来是师叔祖!”

    出现的修士见到王长生之后,立即对着王长生抱拳一礼。

    “你是?”

    王长生露出疑惑的神色,因为王长生并不认识此人,只不过,既然称呼自己为师叔祖,应该就是某座尊者山脉之下的弟子。

    “见过师叔祖!”

    修士对着王长生抱拳一礼,不过神色之间,并没有多少恭敬,继续说道“我是青山峰弟子,在宗主代师收徒大典之上,见过师叔祖一面,不过,师叔祖肯定没有看见我,毕竟,以我的修为,没有进入大殿的资格!”

    王长生听完,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因为王长生还不知道此人的目的。

    不过,王长生已经听出来了,此人对于自己的态度,应该不是那么友好,因为自己的修为,在整个青山门之中,也不是太高,因为李福生的缘故,得以拜入敬宇尊者门下,成为敬宇尊者第九弟子,实力与身份地位不符合,要不然,不可能有资格进入大殿之中。

    而此人,修为和实力不逊色于王长生,却只能在大殿之外守候。

    心里难免有些落差

    “你为何出现在这里?”王长生问道“这里是敬宇山脉,与青山峰不近”

    王长生不打算和此人继续磨叽了,直接挑明了。

    “师叔祖误会了”

    修士立即说道“这些年轮到青山峰当守,我在不远处感受到这里有些动静,就来过瞧瞧,宗门有规矩,在试验术法的时候,不能破坏宗门里的山体,没想到,竟然是师叔祖在这里”

    王长生立即就尴尬了。

    因为,王长生并不知道青山门有这个规矩,毕竟,之前往返于大殿和敬宇山脉的时候,也见过不少人在试验术法。

    “真是不好意思!”王长生说道“我之前见过宗门的门规,没有发现这个门规,所以不太清楚”

    王长生的确不知道,关键是在门规当中没有记载。

    “师叔祖刚来青山门不久,不知道这个规矩很正常,这条规矩的确没有写入门规之中,只不过是青山门的众弟子们,不想自己修炼的环境遭到破坏,就私下形成了这个不成文的规矩,随着时间推移,大家都把他当成是门规来遵守了!”

    修士解释的说道“师叔祖的确是初来乍到,不知道这个规矩就很正常,只是”

    说着,修士指了指被王长生用浪沧剑留下的深坑。

    “放心,之前是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自然遵守!”王长生立即抱拳说道。

    “好了!”修士也是躬身一礼,然后说道“师叔祖,我就先走了!”

    说完,修士直接转身离去。

    王长生站在原地,继续思忖。

    “看来,青山门之中,除了知道事实真相的几位尊者,其他人对我们的态度,并不友好”王长生心中说道“他是青山峰的,而我是敬宇山脉的,都不在一处,都心生膈应”

    “那李福生岂不是要被青山峰的人排挤了?”

    “不过,凭着李福生的心思,想要让李福生吃亏,还是很难,怎么说,老李现在也是青山门的小祖”

    一番所想之后,王长生就抛弃这些杂念,继续琢磨术法了。

    哪怕是试验术法的时候,不对着山体,王长生也能够清楚知道术法的威势,之所以对着山体攻击,只不过是为了更加清楚了解术法体现罢了。

    既然如此,王长生的浪沧剑只能对着半空比划了。

    在山脉之中潜修了近一个月时间,王长生也没有试验出完整的术法。

    “重点在于,狂浪刀法的本质,是在于发力的不同!”

    “至于不管用的是刀,还是剑,这一点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王长生浪沧剑不断挥出,不断去把握其中的玄妙。

    这一个月时间,王长生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王长生已经能够简单的把狂浪刀法的本质,融入重剑之中,只不过,后续叠加出来的力量,有些后继无力罢了。

    王长生相信,再给自己一个月时间,自己肯定能够施展出来。

    毕竟,不管是重剑还是狂浪刀法,王长生都足够了解,现在要做的,不是去创造术法,而是把两种术法融合到一起罢了,凭着王长生现在的修为,这一点并不难,之所以要用这么长时间,是因为王长生想把融合出来的术法,提升到自己现在修为所需的程度罢了。

    hangshengtia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