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踏星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无限境
    知否境的修炼他知道了,却不知道更下一层修炼方向,或许这里有,一旦被观生先生破坏,就可能破坏掉他的机缘,而且观生先生一旦看到他,十有会出手。

    但如果干尸能将观生先生抓过来同样参拜,那陆隐就开心了,第六大陆少了个强大敌人。

    进来,还是不进来,这是个问题。

    观生先生在原地站了很久,依然没动。

    陆隐失望,看来是没打算过来了。

    这时,风吹过,掀起地面尘土,露出了陆隐掉落的那个血红色铃铛。

    观生先生看到了,目光一震,抬脚,一步步走去。

    陆隐眨了眨眼,急了,这家伙不会把自己的血红色铃铛带走吧,那可是保命的东西,更是身份象征,越想越急,但他没办法。

    观生先生一步步走到血红色铃铛旁,弯腰,捡去。

    陆隐目光瞪大,不要捡,不要捡,不要捡…

    无论他怎么祈祷,最终,观生先生还是触碰到了血红色铃铛,陆隐心沉到谷底,他的宝贝没了。

    就在观生先生触碰到血红色铃铛的刹那,符文科技遗址风云色变,那个祈祷的干尸身体消失,直接出现在观生先生背后,一手抓去。

    观生先生目光一凛,印照武祖,手中星源化剑,于这剑锋之上,现出武印,可怕的气势震颤天地,诸天印照的强大在这葬园之内展现。

    葬园守陵人不过半祖,在观生先生认知中,这葬园之内不应该存在可以威胁他的强者。

    然而随着剑锋不断消失,观生先生骇然,甚至不可置信,他的全力一剑在距离干尸不到十厘米处化为虚无,是真的化为虚无,如同被抹消了一般,这让他无法理解。

    干尸一手压下,下一刻,祈祷雕像又多了一个,而那个血红色铃铛再次掉落在地,发出轻响。

    陆隐全程都在看着,观生先生面对那个干尸居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没猜错,那个干尸绝对是半祖层次的绝顶高手,而且因为修炼宙衍真经,他的力量不可测,在这符文科技遗址内,近乎无敌。

    陆隐既松口气,又有些忐忑,自己不会永远被困在这吧,不管了,先修炼到知否境再说。

    …

    时间又过去一个月,陆隐在这里被困了两个多月。

    这一天,目光睁开,瞳孔符文不断变换,带着狂喜,他终于修炼到了知否境。

    知否,知否,知道如何否定一定事物对宇宙影响的能力,如同至尊赛上,烬禾与梵舜一战,躲都没躲,任由梵舜攻击降临,毫发无损,并非他的战力全面超越梵舜,而是因为知否境,他否定了梵舜的攻击对大地的影响,大地如果要不被影响,攻击威力必须极小,而那种连大地都伤害不了的攻击威力,如何能伤害他?

    这就是知否境。

    不修炼宙衍真经,永远无法理解何为知否,永远无法理解符文科技的神奇。

    陆隐相信观生先生一剑被干尸抹消,他就想不通,

    正常人都想不通,一个人的攻击可以被抵挡,可以被破除,但怎么可能莫名消失?唯有宙衍真经。

    就在陆隐将宙衍真经修炼到知否境的一刻,他同时也得知了宙衍真经下一层境界——无限。

    那是更神奇的境界,以陆隐如今对宙衍真经的理解,无法看透何为无限,不过在这里,如果不在乎时间,他确定自己可以修炼成无限之境,但他没那个时间。

    从知否到无限,是大境界的跨越,时间跨度会很长,他不想在这耽误。

    想着,陆隐以知否境宙衍真经的能力妄图抹消固定自己的雕像,想逃出去。

    半个时辰后,陆隐脸色苍白,尽管因为物极必反,看不出他的脸色。

    逃不出去,知否境居然也逃不出去,难道一定要修炼到无限境才能逃出去?或者说,再高的境界?

    陆隐心情沉重,不断尝试,但知否境的宙衍真经根本无法撼动体表固定自己的雕像,通过宙衍真经逃离的想法破灭了,其余办法更不可能成功,连观生先生这位诸天印照都被困住,除非达到半祖,否则绝对逃不出这片遗址。

    陆隐苦涩,他不想困死在这里,在这里就算把宙衍真经修炼到顶级又怎么样,时间过去太久,东疆联盟或许都没了。

    忽然的,他想起始祖经义,但凡碰到奇怪的事,背诵始祖经义就对了,背诵始祖经义对修炼天星功有极大地帮助,那么,对修炼宙衍真经呢?

    说做就做,陆隐默默背诵始祖经义,同时以知否境宙衍真经的能力妄图逃脱雕像的束缚。

    随着始祖经义背诵,陆隐的祈祷雕像在震动,随后,整个遗址的祈祷雕像都在震动,最终,就连被祈祷的那个可能是符祖的雕像都在震动。

    陆隐大喜,有效,他继续背诵。

    明明只是默默背诵,符文科技遗址上空却出现蒙蒙之音,如远古传声,葬园一个角落,睁开了一双眼睛,目光时而迷茫,时而清明,望向符文科技遗址方向,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吼声。

    一声嘶吼,跨越虚空,降临到了符文科技遗址,那个祈祷的干尸睁眼,挥手,吼声化为虚无,下一刻,面朝陆隐,再次随手一挥,陆隐体表雕像破碎,身体被一股力量横扫扔出了符文科技遗址。

    陆隐在被扔出去的刹那,以宇字秘将血红色铃铛抓住,身体重重砸在地上,骨头都要断了。

    抬头,望着不远处符文科技遗址,陆隐大笑,出来了,始祖经义果然有用,让他出来了,他收起血红色铃铛,喘着粗气,脸上笑容不减,宙衍真经也达到了知否境,并且对下一层无限境有了丝丝了解,这一丝了解,有可能让他将来突破成功。

    带着后怕与忐忑,还有欣喜,陆隐正要离开,刚起身,忽然觉得不对劲,自己力量有多大他很清楚,那个干尸明明只是将他扔出去,别说砸在地上,就算砸在一堆兵器上都不会疼,但刚刚自己砸到了什么?骨头都要断了。

    想着,陆隐看着地面,只见地底露出一截黑色的,看起来像是小腿,他皱眉,

    抬手,一掌压下,劲风震裂了大地,他也看清自己刚刚压到的东西了,竟然是一具尸体。

    一具被埋在地底不过数米深的尸体,乍看上去没什么稀奇的,如果不是自己恰好砸到这,陆隐就算以场域发现这具尸体也不会太在意。

    但现在不同了,以自己强悍的肉身,砸到这具尸体居然会疼,而且骨头都差点砸断,而这具尸体完好无损,这就不对了。

    就算七十万战力星使强者死了,自己的肉身砸到也不至于这么疼。

    陆隐居高临下看着尸体。

    他看不出这具尸体存在了多久,五官清晰,肤色也如正常人一般,好像刚刚才死去,但衣物几乎风化,应该存在很久了。

    陆隐试着破坏,想看看这具尸体的承受极限,但他破坏不了,不管是空明掌还是十三剑,都无法破坏这具尸体分毫,更可怕的是连衣服都破坏不了。

    这时,陆隐才发现这具尸体身上穿的衣物居然都能轻易承受自己的极限攻击,他用力拉扯,拉扯不动,只能自然风化。

    他倒吸口凉气,这具尸体的衣服都堪比十万强者防御吧,能自然风化到现在这种程度,估计没个亿万年不可能,这具尸体到底存在了多久?为什么会在符文科技遗址旁边?

    他翻了翻,一枚凝空戒掉出,陆隐目光一亮,捡起凝空戒,好古老的样式,应该说毫无样式,看起来就像随手抓取空间制作的凝空戒。

    既然有凝空戒,证明里面有东西。

    陆隐兴奋,他尝试以各种办法破坏尸体,妄图以尸体的血液打开凝空戒。

    这时,有人来了,他带着尸体避开。

    没一会,一个男子喘着粗气到来,应该在逃避追杀,不时回头看去。

    陆隐躲在暗处看向远方,更远处还有一人在追杀,两人不过狩猎境修为,他不在意。

    没多久,逃跑的男子进入符文科技遗址,不出意外,化为雕像祈祷,而追杀他的人同样进入符文科技遗址,同样化为祈祷的雕像。

    陆隐算不上坏人,但也算不上好人,他没必要提醒这两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既然选择修炼,生死只能自己掌控。

    说不定这两人因为化为祈祷雕像而领悟宙衍真经,将来有出来的一天,谁也不能确定。

    陆隐将尸体收入凝空戒,离开符文科技遗址。

    离开符文科技遗址一天后,陆隐运气好,看到了一座可以出去的葬园之门,他急忙过去。

    远方,葬园之门被十多个修炼者围住。

    一个女子到来,恭敬行礼,“小女子来自宇宙海,请问诸位前辈,可否通过此门出去?”。

    围住葬园之门的人中,一人开口,“此门通往外宇宙蝶影疆域,你确定要离开?”。

    女子听后脸色一变,再次行礼,“如此,多谢前辈告之,晚辈不打扰”,说完就要离开。

    还没走几步,那人又开口,“既来,留下点什么”。

    taxg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