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话之末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天柱(2)
    随着越发的靠近天柱,天柱的神威便越强。

    姚峰依旧沉浸在血脉的变化中,天柱的神威,一点没有影响他不说,反而有些宠溺的,隔空传送来一股力量,注入了他的体内。

    神兽本就是九州宠儿。

    天柱由此行为,倒也正常。

    少主和中年男子,对“甲四”越发的满意,看他的眼神都在放光。

    而王定州等人,却是被压的膝盖都要触地了。

    少主笑盈盈的看着众人,见众人汗水淋漓,笑道“若是坚持不住,只要跪地祈祷,自会得到神山庇佑,入山后,也不会有任何的天地排斥。”

    神威巍峨!

    正如神话时代生灵膜拜众神一样,天柱神威,容不得丝毫侵犯,对生灵自有神威如狱,但一旦跪拜诚服,神恩也会降临。

    和界的排斥不同,不管修者自身的法则如何,天柱都能包容,没有来自于天地的排斥,只有你是否入得神眼。

    “噗通!”

    接连四声。

    四妖实在支撑不住,跪地膜拜,压制着四妖的神威,也瞬息消失,四妖再起身时,看向天柱的目光中,除了一开始的震撼,还有发自骨子里的敬畏。

    除了王定州。

    全身骨骼都在噼啪作响,但王定州就是不愿意跪拜。

    一来万紫霄好似苍蝇一样的嘲笑“小老弟啊,堂堂剑神宗天才,这就不行啦……”

    二来似乎坚持的越久越有好处!

    血脉之力在神威的压迫下,蠢蠢欲动,因为妙法的缘故,王定州对自己真相烙印感知尤为清晰,同样在微微颤抖。

    也不知是烙印带动了血脉,还是血脉影响了烙印。

    但是随后,血脉的细微变化,却表明了,是血脉影响了烙印!

    血脉在进化!

    血脉在天柱的外力下,激发了潜力,朝着更高的方向变化,不过这样的变化是极其细微的,和再次觉醒无法相提并论,但胜在简单易行。

    血脉和真相烙印彼此呼应,血脉的变化,自然对烙印有所影响,不过血脉是烙印的延伸,影响不是很大。

    血脉的缓慢进化,让王定州浑身暖洋洋的,但突然全身刺痛,叫王定州从那种状态下惊醒。

    “唔……”

    内视的王定州突然发现,血脉产生了不好的变化!

    这一惊非同小可!

    “怎么回事?”

    王定州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血脉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若是血脉出现了问题,肉身崩解到是小事,大不了花费些天才地宝,重塑肉身,重头来过。

    但败坏了烙印,再怎么重修,也只是一个怪物!

    若是烙印变成了非人非兽,重修的肉身也是非人非兽,炼出的法力可能也是畸形,碰到这样的情况,唯有死亡才是解脱。

    不过好在血脉的变化极其细微,凝神感受了一下,烙印也没有变化,王定州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但是冷汗还是打湿了衣服。

    万紫霄道“老弟,你发现了吗?”

    “发现了!”

    王定州凝重道“天柱引发的进化很难控制,毕竟借助外力,一个不小心,就会走上岔路,好在变化细微,能及时调整……天柱,果然神奇!”

    “嘿嘿!”

    万紫霄嘿嘿一笑,不再多说。

    以王定州的妙法,只要知道天柱的危害,避免并不困难。

    “啪啪啪……”

    少主鼓掌,欣赏的看着王定州“不错不错,你的血脉虽比不上甲四,但悟性和心性却是极高,你们两个很好!”

    说着,他看向了另外四妖,包含着鼓励和遗憾“你们也是天赋卓越了,日后努力修炼,未必比不上甲三和甲四。”

    “是!”

    四妖沉声,不服输的看着王定州。

    不多久,法船靠近了天柱的界晕。

    在这个距离,天柱就和一片无边的大陆没有区别,隐约有沉闷连绵的,仿佛大地的嗡鸣之声,更增威势。

    在这个范围,也就进入了天柱的引力范围,王定州身子一沉,却是比九州大地要强了十倍不止。

    透过法船,可以看到外面有很多显出原形的妖道,仰头站着,全身都在发抖,似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时不时的,有妖道坚持不住,发出阵阵咆哮声。

    少主道“在神晕中仰头站立,就会触动神威降临,撑得过去,血脉之力进步,你们日后可以到此处修炼!”

    “是!”

    众妖应声。

    虽说天柱从远处看是圆柱状的,但毕竟广大,站在其上,和一片大陆没有任何的区别,山川河流,林海平原,和九州无疑。

    王定州敏锐的发现,天地法则和九州几乎没有差别,却又有更多的变化,似乎天上地下所有的法则,这里都有。

    “嗡!”

    姚峰周身金光闪动,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清澈,瞳孔竖立,隐有威严。

    少主打量道“不错!”

    “谢少主!”

    姚峰拱拱手。

    说话间,法船在一个门附近!

    中年男子收了法船,然后在少主的带领下,众人跨入门中。

    等得白光消失,面前是一座辉煌的宫殿,目光所及的范围里,是一望无际的宫殿群,一对对身着甲胄的妖道,或是手持兵器,或是驾驭着坐骑,巡视着宫殿群!

    唯众人面前的宫殿,最为巍峨,位置最中,显然地位不凡。

    “见过少主!”

    妖道们看到少主,纷纷行礼。

    “嗯!”

    少主颔首,带着众妖径直走入宫殿。

    中年男子道“一会儿见到主人,你们注意礼节,不要冒犯!”

    “是!”

    众妖连忙应诺,颇为紧张。

    中年男子口中的“主人”,自然是魇蛟王无疑,妖王相当于六大宗门的长老高手,乃是矗立于九州巅峰的存在。

    王定州和姚峰也颇为紧张。

    诺达的宫殿空荡荡,脚步的回声,更平添了几分紧张,一条白玉铺就的丈许的小路,散发着莹莹的绿光,直通宫殿深处,小路的两侧,却是没有一点光亮。

    不知哪里来的风吹过,四妖额头见汗,手脚发颤。

    啪嗒啪嗒的走了一炷香的功夫,才来到宫殿深处,一个数十丈大小的王座前。

    王座前,却已站了三个妖道!

    为首的一个,头上顶着一对犄角,也不知是什么妖,但王定州意外的感觉眼熟,另外两个妖道站在他身后,应该是他的随从,其中一人,赫然是朗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