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箭天下 > 12.法式泡芙
    被神选者这么一怂恿,束愿也认为人是需要梦想的。

    举个最简单例子,人有梦想的最大好处是什么呢?就是等你驾鹤仙归的时候,他人也好在你墓碑上写点东西,例如:此人立志要当一名科学家,毕生致力研究如何把粪便逆转换成为米饭,可惜天妒英才命途多舛最终不得志云云。

    束愿此刻就很有想法,他唯一所思,就是把身上所有衣服脱光,然后在人多的场所突然赤·裸出现,把漂亮妹子吓到花容失色,哈哈哈……呃,不是,是脱下所有绿色装备,换上蓝色品质的装备。

    束愿和神选者在珊瑚大陆刷怪升级,从19级升到23级,也没刷到一件蓝色装备。心灰意冷的他决定去做任务,说不准在任务最后就奖励一件蓝色了呢?

    神选者说:“做任务也可以,你要是遇到奇缘任务,别说蓝色,紫色橙色也是唾手可得。”

    “什么是奇缘任务?”

    “我今天已经和你讲了很多游戏的设定了,现在喉咙有点疼,你自己去官网看介绍吧。”

    “你现在不讲,万一就在下一秒我遇到奇缘任务了,怎么办?万一碰巧就奖励了我一件极品装备,而我又傻乎乎把它当废品卖掉了,怎么办?”

    神选者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打量眼前这个虎猫人弓箭手,他说:“像你这种狗·屎·运的玩家,越是不和你说,搞不好就真的越容易碰到奇缘任务。”

    “你这是在夸我么?怎么我听起来怪别扭啊。”

    “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试你妹夫,赶紧告诉我什么是奇缘任务。”

    见神选者一溜烟跑了,束愿连忙追上去。两人在烂梨村大街小巷你追我赶,上演速度与激情。眼看神选者在转角消失了,束愿踩尽油门飙到极限,却是撞到了一名玩家。对方是一名人类战士,外貌人设略为魁梧。束愿不知道用魁梧这个词来形容对方适合不适合,因为对方是个母的。

    人类战士被束愿撞倒在地上,她很是生气,站起来就大声说:“你只小猫咪,到处乱撞,信不信我把你先煎后杀,再煎再煮!”

    啊?要是没有后面那句——再煎再煮,束愿应该很乐意。但周围的玩家可是没听清后面一句的,所以大家都纷纷围观,想看看是如何“煎”法。

    神选者从人群中挤出来,朝束愿脑袋瓜敲了一下,骂说:“你这个傻子,怎么撞到人了!撞到人也应该说声道歉啊,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神选者又转身对人类战士说:“我弟弟脑子不灵光,不小心撞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哈。你要是觉得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你就阉了他吧。反正他是傻子,留着也不会用。”

    束愿虽然不情愿,但也不想被人又煎又煮或是阉了,所以也就配合演傻子:把舌头吐出来,眼白翻出来,口水流出来,鼻涕垂出来……咦,内裤到底要不要露出来?

    身为一名演员,应该要以最逼真的表演回馈给观众,我稍微露一下好了。但今天穿的不是名牌内裤啊,我可是有偶像包袱的人耶,能让平民百姓知道我这个大明星穿地摊货吗?不过露了更有表演张力啊!我到底是做实力派,还是偶像派呢?好纠结啊……束愿在演绎内心戏码,他是一人分饰两角,把内心的挣扎、焦虑、彷徨无助都表现在了脸上,导致他此刻看起来面目扭曲……

    人类战士见状,顿生恻隐之心,说:“傻子的肉应该不好吃。”于是转身离开了。

    束愿看着要“煎”他的女人走了,查看人类战士的人物资料,名字:法式泡芙,28级。单凭一面之缘,束愿已经从对方的行为举止和说话方式确认了两件事情,一:她是个女汉子;二:她还是个吃货。

    围观群众见女一号走了,嘘声一片,还暗讽电影方怎么找个傻子来当男一号……经纪人赶紧带着男主角逃离人群。

    神选者说:“你这么不小心。”

    束愿揉着额头说:“哎呀,撞到我头晕眼花。”

    “你不是弓箭手么,你体态轻盈啊,走位风骚啊,这都避不过。”

    “你看到她块头有多大?像头狗熊一样,我能避得开么?”

    “也没这么夸张,人家是个妹子,个子稍微高点,又有点小丰满,才显得魁梧。”

    “这也奇怪,外貌人设都是自己捏的,为何她要把自己弄成狗熊?”

    “或者她就是SD妹子吧。”神选者说:“以后注意点就是了,现在我们很容易遇到高等级玩家,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得罪了可遭罪受。”

    束愿同意,点头说:“也是,那我去做任务了。”

    “先去学技能吧。”神选者提醒。

    “喔,也对。15级以后我都没去找过技能NPC。”束愿说完,向前走了两步,又倒退回来,问:“你不和我一起去?”

    “你找弓箭手NPC学技能,我一个战士跟着去干嘛?学习如果把盾牌扔出去砸死敌人?”

    “不是……之后我们还一起升级吗?”

    “可以一起升级啊,但你不是说不想刷怪了吗?说刷半天也不爆物品,做任务起码可以拿点道具奖励。”

    “哎呀,你真是头牛,怎么都不明白我说啥呢?”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能知道你想说啥吗?”

    “嗯?这个不好说,搞不好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一个不小心就把你拉出来了。”

    “呃……”神选者从一个高级动物变成一头牛,再退化成一条蛔虫,他可是不乐意了,于是说:“不然你再把我吃回去?连着大便!”

    束愿一阵沉默,然后冒出一句:“大便已经戒了。”

    “就知道你口味重,没别的事情我走了。”

    “别走啊,我想问我们这样分开了,之后我怎么找到你?这游戏好像没有聊天系统……”

    “原来你说半天就是要问这个?”刚迈出步伐的神选者回头,说:“你加我鸽子。”

    “鸽子?”束愿问。

    “就是飞鸽传书。”

    “飞鸽传书?”束愿又问。

    “叉咧,你复读机啊!”

    “不是,我是想问什么是飞鸽传书。”

    此时神选者额头有三条粗大的黑线滑落,他的背影一片漆黑,似乎还有一阵寒风刮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