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箭天下 > 9.好一个烂梨
    想到可以一整个暑假都在《镜界》里行凶作恶,王宾拿着辛苦打工赚来的几百块钱,买了面包泡面饮料等一大堆吃的喝的,他要先确保肚子不饿,才能在游戏里胡作非为乱掀妹子裙子,哈哈……宅男就这点出息。

    两人啃着新鲜出炉的包子,王宾问陈庭铭制霸服务器的第一步计划是什么。陈庭铭颇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大将之风,只吐出了三个字,就把王宾吓尿了:“还没想。”

    听陈庭铭这么一说,王宾心中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摸摸红肿的双脸,炙痛仍在心头,挨了耳光不说,以后再也不能靠这帅脸蛋出去撩妹了。

    两人吃饱喝足,陈庭铭说:“上游戏,哥带你升级。”

    王宾这几天都在做任务,都快做吐了,听到陈庭铭要带他升级,激动得像头疯狗一样急着上游戏,三条大铁链都拉不住。

    陈庭铭提醒说:“你把手机号码和头盔绑定,这样即使在打BOSS的紧张时刻来电话了,你也可以一边虐BOSS一边聊天。”

    “还有这功能?”

    “当然,这款游戏头盔是最贵的,功能必须强悍。”

    王宾按步骤把手机号码和头盔绑定好,就上游戏了。

    两人约好在虎猫族新手村的传送NPC处碰面,花了十来铜币传送到了珊瑚大陆北边的一个驿站。

    束愿在15级的时候来过珊瑚大陆,他原以为珊瑚大陆是一个五光十色缤纷绚丽而且妹子也多的新世界,没想到却是一片黄沙,偶有几片巨大的动物骨骸淹没在沙子里。

    “这里不应该叫珊瑚大陆,我一听这名字就认为是个艳遇无边的地方,没想到,想找个女鬼谈恋爱都难。”王宾说。

    “你多少也看点游戏背景介绍,这片大陆原本是在海底,经过沧海桑田,地壳变动,宇宙大爆炸什么的,最终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神选者说。

    这时束愿在很远的西边看到一个玩家身影,他正在打怪。束愿说:“在新手村没看到几个新手,还以为这游戏就只有我和你在玩。”

    “现在还在限量测试,要玩这游戏需要申请资格。前几天我上《神技》处理道具物品时,和工会里的成员道别,好些人也打算跟我们来玩这款游戏,不过没游戏资格。再说,这游戏人类和精灵玩家居多。”

    “为什么?难道这两个种族有很拽的技能?”

    “你用屁股想想就知道,人类和精灵外貌漂亮啊,妹子都选这两个种族,然后一群伪君子也跟着选,导致这次获得游戏资格的新手,都诞生在人族和精灵的新手村,他们人满为患,做个任务都是一群人抢一个怪。”

    “我在虎猫新手村确实没看到几个新手。”束愿说:“没人和我抢怪,我都觉得升级慢。”

    “我们算升级快了,那群来游戏里泡妹子的新手,大多都是十级出头。趁现在人少,我们赶紧升级,不然等他们到了15级,就跑来珊瑚大陆占茅坑,我们就没优势了。”

    “那赶紧带我升级。”

    神选者掏出一把蓝色武器,准备打怪。束愿问:“你的紫色双手剑呢?”

    “早就没了。”

    束愿想起那把名为“克剑”的史诗武器,它的备注里确实有说明此剑会跟随人物等级而升级,当人物等级到达20级,便会自动销毁。

    “你手上这把武器,能和克剑比吗?”束愿问。

    “当然不能,以前两三下解决一只怪物,现在要砍六七下。”神选者说,语气唉声叹气。

    “已经很不错了,帮你轻松度过新手阶段,现在你都是26级了。”束愿安慰说,他心里又想:啥时候再找苏晓雅要几个兑换码,我也要摸摸极品武器的手感。

    “有利有弊,虽然升级快,但穷焦了。”

    “啥意思?”

    “别人刷同等级的怪升级,得半个月才能升到我这个等级;而我越级打怪,没刷几天就20多了,他们刷怪的数量是我的好几倍,得到的物品自然比我多,就算当垃圾卖掉,也比我有钱。”

    听神选者这么解释,束愿明白了,他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呐。”

    “也是,钱就慢慢刷吧。开怪,开怪,看看今天能否刷个小极品。”陈庭铭说。

    两人开启无限循环刷怪模式,几乎把每只怪物都诛了九族,直到他们两人悔悟罪孽深重,才决定赦免这些无亲无故的可怜怪物。束愿升到了23级,他相当满意,不过因为没刷到好装备,又打算把这群怪物死去的爹娘挖出来再鞭=尸一次。。

    陈庭铭说:“我差点忘了,我有给你留几件20级的装备,走,跟我去找仓库NPC。”他四周看了看,确定方向才往东边走去。

    束愿跟上,问:“我们去哪?”

    “烂梨村。”

    束愿以为自己听错,问:“烂梨村?”

    神选者说:“没错,就叫烂梨村。”

    “那个傻缺会起这个名字?”

    “你想听听这村子的起源么?有点狗血,有点俗套。”陈庭铭说。

    “听啊,最爱听天雷滚滚的故事。”

    陈庭铭清清嗓子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叫戴蒙的男人,他隶属某个杀手集团。某天,戴蒙接到一个任务,要他暗杀某某煤老板。谁知道煤老板有个女儿叫红梨,漂亮到不行,戴蒙一见钟情……”

    “呃,真的很俗。”束愿说。

    “没办法,但人家大妈大婶喜欢看啊。”神选者接着说:“之后戴蒙联合煤老板以及红梨一起对抗杀手集团……”

    “还是没明白这村子为什么叫烂梨村。”

    “我还没讲完,别打断我……”

    “肯定是红梨利用了戴蒙,最后他杀了。”束愿再一次打断了神选者,还私自篡改了剧情。

    “当然不是。”

    “那必定是红梨移情别恋,跟高帅富跑了!”束愿又改写了剧本。

    “你就不能积极向上一点,想些正能量的事情?”

    “那你告诉我,这村子叫啥名字?”

    “烂梨。”

    “对啊,都喊这样的名字了,还能有合家欢喜的大团圆结局?”

    “呃,这个……”神选者很无奈地把故事讲完:“与杀手集团的最终对决,是戴蒙他们赢了,不过红梨身中不解之毒,她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便离开了戴蒙。”

    “因为红梨没死在戴蒙身边,成就不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化蝶故事,大妈大婶看得不过瘾,所以一怒之下动用妇联的力量,建立了这村子表达她们的强烈不满?”束愿发挥了他无边无际的想象力。

    “其实,这个村子是戴蒙一瓦一砖建起来的,他相信红梨没死,总有一天会回来。”

    “哦,原来是人鬼情未了的聊斋故事,可为啥戴蒙把村子起名为烂梨?他是在暗骂红梨是‘烂梨女表’么?”

    “这个嘛,因为戴蒙写字潦草,所以红梨村就成为了‘烂’梨村。”

    “呃……好一个峰回路转、跌宕起伏的黑色幽默!”

    两人一边聊一边走,此刻已经可以看到远方烂梨村模糊的轮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