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传奇之机械师 > 第2059章 少年枭雄
    2054、少年枭雄

    咻咻咻!赞恩财团的打手拔出爆能手枪不断开火,但是那些四处横飞的爆能束却连简-康纳的衣角都沾不到!她一个闪身来到其中一个打手面前,一把捏碎了他的爆能枪,然后一脚将他踢飞出去!

    嘭!嘭!嘭!!她基本上一脚一个,那些打手根本连抵抗的余地都没有!接连干掉了四五个打手之后,简-康纳这才略微消气,停下手没有继续。

    泰伯-赞恩面如白纸的站在旁边,他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但看起来他的心理素质相当不错,仍然是紧紧握住拳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剩下的几个打手却早已不知所措,他们用颤抖的手举起爆能手枪对准简-康纳却不知道应该开枪还是不应该开枪。

    突然,两个打手猛地被人从身后刺穿,然后直接挑了起来!鲜血洒下,在空气中出现了一只血淋淋的手臂的轮廓!紧接着两个铁血战士解除了隐形系统现出身形,他们一把抓住这两个打手的脑袋狠狠一扯!!狰狞的头颅还连着一小段脊椎骨就这样被他们拿在手中!!

    “呜嗷!!!!”铁血战士张开那四瓣大嘴,朝着泰伯-赞恩大声咆哮起来。

    “啊啊……哇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咔嚓,咔嚓,爆能手枪纷纷落地。最后剩下的几个打手终于彻底崩溃了,他们看到这血淋淋的场景不由得大声惨叫起来,丢下武器扭头就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噗通一声,泰伯-赞恩一屁股坐在地上,无尽的恐惧让他的双腿就像面条一样没有任何力气。

    简-康纳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缓缓地说道:“好了,现在老娘准备做你的女人,同意吗?”

    泰伯-赞恩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使劲的摇头。

    “把他拖出去,跟那两具尸体挂在一起。晾一天再放下来,让这个愣头青好好看看清楚我们是谁!”简-康纳摆了摆手。

    两个铁血战士立刻走过来,一把拖起泰伯-赞恩就朝着门外走去。泰伯-赞恩完全不敢反抗,就好像一只死狗一样被铁血战士拖着走,他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这两个狰狞可怕,不知道是什么种族的人刚才一把把两个打手的脑袋扯下来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他可不想也被这么来一下。

    在泰伯-赞恩被拖到外面那个豪华包厢里面的时候,他无比惊恐的看到这个包厢已经被无数的鲜血溅满!鲜血的残肢到处都是,赫然是刚才跑出去的几个打手,而他们的身体就好像气球一样炸开,完全看不出一点完整的地方,只能从衣服上看出来他们的身份!!

    而让他更加感到恐惧的,是刚才他看到过的那个小女孩!她身上沾了大量鲜血,却仍然在若无其事的玩电脑,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察觉到有人走过来,她突然转过头,冲着泰伯-赞恩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泰伯-赞恩只感觉一桶冰水从头淋到脚,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他现在才明白,这个看似无害的小女孩,实际上比那些有着四瓣嘴的人要可怕无数倍!

    很快的,泰伯-赞恩就被吊了起来,挂在那座补给塔下方。冷风吹过来,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才从之前的恐惧当中回复过来。他并没有无谓的挣扎叫喊,而是扭头看了看挂在他两边的那两具尸体。

    维戈-安东尼恩!詹戈-费特!!他立刻就认出了这两个人,同时他也瞬间想明白了这两具尸体挂在这里的意义!他这才知道,简-康纳代表的势力,绝不是他可以招惹的存在!!泰伯-赞恩不由得低下头沉思起来。

    ……

    “听说你把泰伯-赞恩给挂起来了?”全息影像当中,唐煜忍着笑意看着简-康纳,“怎么,他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啊?”

    简-康纳白了唐煜一眼说道:“那家伙想要追你,你自己想办法吧。”

    一句话顿时把唐煜接下来的揶揄给憋回肚子里面,他缓了老半天才缓过劲来,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什么……我是说……咳咳!泰伯-赞恩现在还只是个愣头青,目前的赞恩财团应该还只是在他老爸旗下的赞恩集团公司的资助下进行的犯罪活动,所以实力也有限,主要是跟着赫特人贾巴干活儿。”

    说着他撇了一眼满脸冰冷显然生气了的简-康纳,接着说道:“但是泰伯-赞恩这个人的能力非常厉害,他就是个枭雄。根据《星战》的资料,他会在十多年之后把赞恩财团建设成一个可以跟黑日分庭抗礼的庞大黑帮。而我们在这个时间点插足赞恩财团,并且加速黑日灭亡,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泰伯-赞恩也会成为我们的强大臂助。”

    “但他还是想追求你,你自己看着办吧。”简-康纳丢下这一句话切断了通讯。

    看着气冲冲的简-康纳,克里斯汀娜有些奇怪的问道:“明明泰伯-赞恩是想要追求你才对的啊?”

    “老娘就是唐煜,唐煜就是老娘,有什么不对吗?!”简-康纳龇牙咧嘴地说道。

    “虽然你们是不同时间线上的同一个人,但是现在你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啊?”克里斯汀娜歪了歪脑袋。

    “啰嗦!”

    “你现在似乎很烦躁,是因为泰伯-赞恩想要追求你吗?”克里斯汀娜还是在问。

    “如果不是他还有点用,这家伙现在已经死了!”简-康纳凶暴无比的回答。

    ……

    一天之后,已经被吊得奄奄一息的泰伯-赞恩被放了下来,拖到简-康纳面前。

    “现在你知道了?”简-康纳冷冷地说道。

    “我明白了。”泰伯-赞恩有气无力地回答。

    “那就跟着老娘,好好干事!!”简-康纳说完,挥挥手示意把他拖下去,然后站起身想要离开。

    “请等一下!”泰伯-赞恩突然叫了一声,然后从衣兜里摸出了一朵已经被压扁了的玫瑰花,颤颤巍巍地递给简-康纳,小声说道:“我很想送一束鲜花给你,但是现在却只能找到这个……”